【风险提示】投资炒汇 谨防登录假平台!

来源:中国信用   发布时间: 2019-06-12

近年来,不论衣食住行哪个方面,仿佛一旦触“网”就会点石成金。但精彩之外也不乏落入“圈套”,有的不法人员就将视线盯上刚毕业的年轻人,以炒卖外汇可以带来高收入为噱头招揽年轻人盲目投资,最终导致年轻人损失惨重。虽然监管机构多次发出禁令,并发布风险提示,但网络炒汇平台仍暗流涌动,难以绝迹。有媒体调查发现,在网络上,仍有许多炒汇平台在大肆宣传揽客,“领取您的赠金高达5000美元”“5美元可开启交易”等推销招数层出不穷。不过,在这些“诱惑”背后,网络炒汇平台的高杠杆风险、资金安全问题不容忽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官提示,投资炒汇,不要上假平台。

小瞿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投简历、找工作成了他每天的日常。一天,他看到银兴公司在某招聘网上的招聘信息,招聘外汇买卖操作人员,待遇从优,小瞿当即投送简历应聘。很快,银兴公司通知小瞿去公司参加入职培训。到达培训室后,小瞿发现参加培训的有50多人,全部都是应届毕业生。培训中,银兴公司宣称其受澳洲ASIC监管,在境外从事外汇买卖业务,公司要求培训生们学会使用该公司推介的某知名外汇交易平台炒卖外汇,每天的学习内容都是观摩公司指定的老师在平台上操作,听老师分析外汇行情、制定投资方案。

培训结束后,公司并没有提签订劳动合同等常规问题,而是劝他们从银兴公司官网上下载操作平台,注册成用户开户然后进行外汇交易。

由于在培训中看到老师非常简单就能获得高额收入,小瞿果断决定做起投资外汇的生意。他陆续将80余万元汇入平台账户。刚开始,小瞿从平台提取过1万多元的收益,但是半年后,交易平台就不能正常提取资金了,一年后,交易平台彻底瘫痪连登录都不行了。

此时,小瞿感到大事不好。经上网查询,从银兴公司官网上下载的平台无经营外汇交易资质。为索回钱款,小瞿向法院起诉,要求银兴公司返还其80万元,但此时银兴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下落不明。

海淀法院经审理认为,由银兴公司推介并提供下载、小瞿进行操作的平台交易,不是我国合法外汇交易市场内的交易,银兴公司亦无经营外汇按金咨询、服务等资质,故双方合同无效,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据此,法院判令银兴公司还应返还小瞿79万元。

对于个人进行外汇投资,法官提醒,个人通过互联网从事外汇交易应当由依法取得相应业务资格的境内金融机构办理,未依法取得行业监管部门的批准或者备案同意,任何单位和个人一律不得擅自经营外汇按金交易。凡未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且未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的金融机构、期货经纪公司及其他机构擅自开展外汇期货和外汇按金交易,均属于扰乱外汇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

业内人人士表示,有些炒汇平台承诺提供教学服务,也就是业内俗称的“喊单”,由平台交易员通过网站、交流群公布自己的外汇交易策略(包括建仓价格、止损价格、盈利预期等),再由投资者进行高杠杆的跟单投资操作。甚至有平台客服宣称,可以将交易软件账号、密码交给交易员操作。

不过,这种“喊单”模式并不简单。据透露,部分平台利用“喊单”营造高收益假象,鼓励投资者开户交易,最终通过暗箱操作与对赌交易,将投资者的亏损转化成平台利润。

事实上,对于外汇平台投资的风险,相关部门一直非常重视,并多次发文提示相关风险,提醒投资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和能力。

2017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目前从事外汇、贵金属等杠杆交易的网络平台均为非法设立。2018年9月,央行、公安部、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防范外汇按金风险 谨防财产损失》的风险提示,明确指出目前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及其分支机构未批准任何机构在境内开展或代理开展外汇按金业务。

不仅监管机构,近期多家银行也发布公告提示其中的风险。据了解,近期已有工农中建交邮储六大国有行及招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等不少于13家银行在官网发布《关于远离违法违规外汇交易的风险提示》,并指出目前通过网络平台开展外汇按金交易未经批准,直接或间接开展、参与上述相关外汇业务,涉嫌违规。

然而,网络炒汇至今仍然屡禁不止。有关人士表示,网络外汇平台是一个不受法律保护、存在巨大风险的炒汇场所,但由于这种平台比较隐蔽,运作成本低,通过线上运作,导致很难受到有效监管。

当前,互联网为人们的生产生活提供了众多便利条件,人们对互联网的依赖也逐步增强,但均应在法治轨道内运行。青年人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便捷与高效的同时,亦应强化法治意识,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否则就会给居心不良者以可乘之机。本案中,银兴公司即是青年人急于创业找工作却缺乏法律知识的弱点,以炒卖外汇可以带来高收入吸引青年人盲目投资。

法官指出,其实小瞿并非没有机会识破银兴公司的谎言。首先,银兴公司官网上宣称其系在澳洲ASIC监管下的合法平台,但该平台提供的联系方式属地均为北京,且官网上公布的监管号是塞浦路斯的监管号,与澳洲无关;其次,澳洲ASIC监管下,确实有一家平台与银兴公司提供下载的平台名称相同,但并不从事外汇业务;最后,小瞿投入该平台的资金实际是投入第三方公司,而不是该公司宣称的境外。以上种种情况,任意一项都足以警示,涉案平台是套牌“黑平台”,银兴公司是以招聘为名义骗取投资款。

“上述这些查询方法均来自功能强大的互联网,如果小瞿能够在投资前做足功课,不致落入这个并不缜密的骗局。”法官提醒,互联网不是世外桃源,年轻人更应当提高警惕,用法治思维武装自己,提高防范意识,用网络资源擦亮眼睛,避开投资的各类假平台。


附件: